目前日期文章:2017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清海無上師

 

努力修行、 信靠上帝的恩典可以改變命運

維尼亞 流布里雅那1999.05.26(影帶編號#660)

 



問:是否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都是命定或已安排好的?換句話說,我們現在或未來的命運是否都已注定?命運能夠改變嗎?

答:是的,每個人的命運可以說都已注定好了,這是因為我們沒有足夠的意志力去改變,我們沒有與上帝的恩典溝通,所以才無法改變命運。但是和上帝再度溝通以後,我們就有能力改變命運。因為我們已經不再用頭腦做事,而是用宇宙的力量,這個力量讓任何事都可能實現。所以印心以後,即使是通靈的人也看不準你的手相,算不出你的命,他們看不到任何東西,這是因為你的意識已經提昇到較高的等級,而在這種較高的境界,我們可以看得更清楚,也可以改變許多事物。

我再告訴你們一個祕密:不管現在發生什麼事,在宇宙的倉庫裡也同時發生著許多其他可能的結果。打坐時,我們可以窺見這些不同的結果,甚至挑一個自己想要的,並拒絕不想要的結果。

在上帝的國度裡沒有過去、現在、未來,只有一個連續的時間,所有的事都發生在一起。就像在一個倉庫裡,我們可以有許多選擇!耶穌說過:「在我天父的家中有許多華廈。」因為我們不知道有這些華廈,所以才卡在單獨一個選擇裡,陷在一個很低的意識等級,也就是所謂的「物質華廈」。因此我們才會痛苦,因為我們不知道還有其他的選擇。

認識上帝意謂著擁有通往所有不同華廈的鑰匙,我們可以悠遊於各種選擇之間,生活會變得更充實、更快樂、更滿足。「許多華廈」的意思就是說,許多不同的事件是同時發生的,就像一棟建築物裡可以有很多不同的結構、不同的華廈,許多事可以在裡面同時進行,我們可以選擇這個、拒絕那個,不過只有開悟的人才能掌控這些不同的選擇。這也是為什麼業障可以被清除,因為我們知道它在哪裡,所以可以燒掉或毀掉它。

 

清海無上師

 

努力修行、 信靠上帝的恩典可以改變命運

 

 

 

 

 

 

 

 

 

 

 

 

 

 

 

 

 

 

 

 

 

 

 

 

 

 

 

 

 

 

 

 

 

 

 

 

 

 

 

 

 

 

 

 

 

 

 

 

 

 

 

 

 

 

 

 

 

 

 

 

 

 

 

 

 

 

 

 

 

 

 

 

 

 

 

 

 

 

 

 

 

 

 

 

 

 

 

 

 

文章標籤

喜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清海無上師  處處皆是修行村 

清海無上師以英文講於美國加州長堤國際禪五1996.12.28

 

一個我們自己的村莊真的是很好,就像我們每一個人一樣,我也常常有這樣子的夢想,我們每個人都有類似的夢想,希望能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修行村,大家住在一起、一同工作,這該有多麼美好!但我不知道像這樣的理想在這個地球上是否能夠被接受,似乎很困難。有許多團體的人也曾經試過這麼做,有的經過了重重的困難之後,實現了一陣子,不過那得視他們的修行村在何處而定。如果是在印度的話,就比較安全,因為印度的人民和國家較習慣於這類靈修的團體、信仰、和體系。沒有人會在意你在做什麼,佛教徒會去印度教的廟宇拜拜,同樣的印度教徒也會到菩提道場去拜佛,回教徒也會和錫克教徒在一起參學之類的。雖然偶爾會聽到一些宗教之間的暴力事件,不過那些僅屬於少數激進狂熱的宗教團體,和其它地方比較起來,印度的宗教氣氛是非常非常和諧的。因此幾乎所有的大宗教團體,在印度和西藏都能生存,不過現在西藏也變得不一樣了!

 假如在某個地方突然有一股很強的肯定的能量集中在那裡,那麼那裡立刻會吸引另一個更強烈的否定能量,因為這是一個充滿否定力量的世界。並非這個世界本身是否定的,而是由於這個星球的居民,已經久習於否定的氣氛,經由他們的思想、行為、期望、洗腦和風俗習慣,因而產生了一種否定的氣氛和否定的感覺圍繞在他們的周圍,使他們對事物都抱著負面的期望、悲觀的看法。他們口說信靠上帝,心中卻絕不相信上帝能創造這麼多的奇蹟;他們不敢向上帝要求任何東西,因為他們認為反正也得不到,所以他們只是說:「好吧!雖然我向你禱告,不過我知道你不會給的,那也沒關係,反正怎麼樣都好。」他們的信心還不夠深,不足以把這個星球的氣氛變成肯定的力量。


 肯定與否定的力量 

 因此不論我們或是其它真正修行的團體,只要創造出一點點肯定的力量出來,有時候就會引來更多否定的障礙。並非如同一般人所謂的「同性相吸」,而是「異性相吸」,這個世界必定如此,否則就會失去平衡,要不然這個世界就不會稱為地球了,而可能稱為像是第五零七七號星球之類的、天堂、或是較文明的星球。其實任何一個星球早晚都會進化到靈修的層次及瞭解的等級,但若是某一個世界、或是任何一個星球,僅只發展物質層次,而與靈性的力量失去平衡的話,那它終將會趨於毀滅,這就是所謂的世界末日。不僅是特指我們這個世界而已,任何一個世界創生後若是過度發展物質方面,而與靈性發展失去平衡時,就會有一些災難發生,每個星球都是這樣。

 例如有的星球形成之後,人們剛從穴居進化到文明等等,然後他們不斷的發展,一直發展到發現原子能、電子能之類的,然後就開始會有麻煩了。此時若這個世界的居民碰巧又更進一步發現了類似原子之類非常高的能量,而他們沒有足夠的靈性層次的瞭解來控制他們運用這些物理方面的知識,那就開始有麻煩了;這個知識可以用來發展有益方面,但也具有危險性,由於缺乏足夠的智能來處理,他們便運用這個本來很好的知識做壞事,或引發了一些災難。

 因此你們可以看到在這個世界上,和一些不修行的人比較起來,修行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我是說雖然有些人自稱為基督徒、佛教徒、或是其它宗教的教徒,但他們並未真正遵循他們的宗教所教導他們的教理。你看看自己的周遭,就會發現滿滿這些例子。

 因此在這種情況下,若是我們聚集在某一地一段長一點的時間,力量不斷累積的時候,那時候由於否定的力量比肯定的力量還要強,當然會有一些事情發生。儘管我們一直發展,並且對世界有了相當大的貢獻,但有時仍然受到損害,因為很多人不能明白這些物質的瞭解層次所無法證明的東西。但我要告訴你們,即使我們發展靈性的方面,只要對上帝有信心,我們在物質的方面仍能得到滿足。

 

 上帝無所不能,祂創造整個世界、整個宇宙,你能想像嗎?看看你的周圍,你的眼前有多少的奇蹟!我們眼見所及的都是奇蹟,你能創造其中任何一個出來嗎?不可能!你能創造出一個跟你身體一模一樣的任何一個小部分嗎?並且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儘管每個人都一樣有一個鼻子在中間,有兩個眼睛和耳朵,但我們每個人看起來都不一樣。這是怎麼辦到的呢?除了雙胞胎之外,數百萬人口之中少有人看起來一模一樣,即使是那稀有的雙胞胎,他們也有一些不同之處,像是指紋、頭髮、眼睛的顏色、思想、生活方式、價值觀等等,總是有一些差異之處。因此若我們期望看到奇蹟發生,這真是一個無聊的話題,因為就在每天、時時刻刻、分分秒秒,在我們的四周都有奇蹟發生。你看看自己的身體,從你的頭到腳趾,全部都是奇蹟!

 因此你們希望有一個自己的修行村,我不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事,只是我們可能必須花費太多的心力才能實現。或許我們只要待在自己的家中,然後運用我們的力量來充分發展自己,有時候去參加一下共修。還是要和這個世界混在一起,因為這也是把天堂的訊息帶到這個世界的一個方法;如果我們大家都待在同一個地方,或許對我們自己很好,對我們有幫助,我們不會有太多的誘惑和負面的影響。

 直至現在,我們已經試過好多次了,比方說第一次是在福爾摩沙,我們靈修的團體待在那裡約有十年的時間,嗯,那的確是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對我這個少不更事、滿懷熱忱和理想、經驗不足、年輕、天真又傻氣的人而言,認為世界和自己有相同的想法,我以前是這麼認為的,因為我真正的對自己誠實,因此我深信人們必定會相信任何我所說的,只因為我說的都是真理(師父笑)。但數年之後我卻發現事情並非如此,不過不管它,沒關係。然後我們在柬埔寨又再度嘗試了一次,事實上我們是去那裡幫助那裡的人,不過很多人很喜歡留在那裡,一起工作,同時幫忙開發柬埔寨,在那裡工作、幫助那裡的人,同時也可以在一起修行打坐。但是你們都知道,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

 因此,我們應該把我們所住的每一個地方變成一個修行村,我想這樣才比較理想。我們必須吸引更多的人(大眾鼓掌)啊!你們給我的鼓勵正是時候(大眾鼓掌),不是,這樣就好了,夠了夠了!我的我執會脹的爆破呢!(大眾笑)我的意思是說,最好是把天堂帶進我們的家中,那麼每個家都是佛土,都是天堂!這很困難,我也知道,但這個可以做得到。

 是啊,不然的話,雖然能待在一起對我們很好,非常的美,但是也要想想你們的家人、朋友、社會關係、老闆、和工作,他們也需要你修行的力量,他們需要你所流露出的愛力,來使他們能更加瞭解他們內在的上帝。如果你帶你們的上帝到我這裡來,來和同修們黏在一起,所有的上帝都坐在一起,上帝一號、上帝二號、上帝三號(師父笑),那這個社會怎麼辦呢?是啊,他們需要我們。儘管他們不明白他們需要我們,那樣也很好啊,那也好。我們不需要得到別人的認可,但是因為我們一直在修行,所以我們知道他們需要我們。如果這個世界沒有一點光,將會很黑暗;最好是這裡有一點光、那裡也有一點光,即使是很幽暗的光也總比沒有好。所以我們應該要照亮我們的周圍,在我們的周圍造成一個修行村,我們自己就是一個修行的小中心,散發出愛力,我們必須作一個閃亮的榜樣,不管我們住在何處,都要造出一個天堂來撫慰這個世界的難民,我們必須創造出天堂來,這就是我們自己的修行村。

 因此我們毋須聚集在這個星球的某一個定點,來造出一個修行村,而是把修行村造在每一個地方。現在你們都知道在比利時、匈牙利、奧地利、捷克、墨西哥、巴拿馬、巴拉圭、智利、哥斯大黎加、德國、南非、葡萄牙、韓國、中國、馬來西亞、柬埔寨、加拿大,任何地方都有,印尼,你們都知道啊,泰國、香港,所以我們很富有,這樣子更好!(大眾鼓掌)

 因為我們已經努力試過了,我們已經試過了其它的方法了,所以我們也都知道大家都待在一起,一起工作是什麼樣子,那也很好。我仍然保有自己的團體、工作人員,他們分散在各處,在不同的地方工作,但仍然在一起,這樣就夠了!一個團體在一起工作,然後其他的團體做其他的事,這樣就足夠了!無論是在你們所處的社會裡,或是工作的地方,你們都必須成為一個光的中心。這些地方是你們根的所在,你們必須從這裡開始發展,就像一顆非常、非常、非常巨大的樹木一樣,向四面八方伸枝發展,好讓人們可以得到庇蔭。

 

 宇宙的王子 

 你們每一個人都必須成為無上師,要重新回復你們先前的地位--你們是無上師,是佛,是上帝的子女。你們無須到別的地方尋求庇護,你們所尋求的庇護就在自己的內邊,因為你們本身就是上帝,難道聖經沒有告訴你們嗎?「上帝依照祂的形象創造了人類」,記得這句話嗎?至少我們是上帝的子女,所以我們必須要有上帝的風範,表現得像祂一樣,我們的所作所為要像一位宇宙王子;我們不必到處尋求庇護,不用躲在任何的修行村中,也不用做一些特別的事情,像是跑到喜馬拉雅山去修行。不必!因為不論置身何處,你們都是上帝!知道嗎?你們不要怯懦!(大眾鼓掌)

 你們可以擁有一位導師,你們也可以崇拜這位導師,因為她長的漂亮,就像我一樣(大眾鼓掌),上帝!(大眾鼓掌)我只是開開玩笑而已,不要當真!你們可以擁有一位可供你們學習作榜樣的對象,或是你們可以把過多的感情傾倒在她身上一陣子,或是其它的目的啦,但是你們自己必需伸展出去。就像樹木先把根紮在這裡,可是根它本身必須向四面八方生長延伸出去,這樣才可以維持整顆大樹的生命,而且樹木也要將它的枝葉向外擴展開來,如此才可以庇蔭許許多多的生物。

 在佛經中有一個關於一棵大榕樹、菩提樹的故事,那棵菩提樹的樹蔭可供五百位和尚在底下清涼地打坐。在古代,沒有像我們現在一樣有帳篷住,而且也沒有蓋像我們這邊這樣的房子或是大的建築物,更沒有空調設備,他們只是在樹蔭底下納涼,就這樣修行下去。當時有一位非常有名的明師,叫做龍樹菩薩,或是龍樹明師,因為他常常和他的五百位徒弟待在那棵榕樹底下。你們在西維吉尼亞過聖誕節時,想不想也像那樣待在樹底下?(師父笑)然後雪堆得比你們的腦袋還要高(師父笑)。我們要實際一點。

 


 印度的修行村

 現在你們了解了吧!在印度這樣做是比較方便,因為那邊的天氣很暖和,印度人對生活的需求也非常非常的少,過著非常原始自然的生活,他們不用去和別人比較,也沒有富有的鄰居之類的可供他們打量。他們多數的人都過著差不多類似的生活,即使是有錢的印度人也不像美國或是其它國的有錢人那樣的炫耀亮眼。當我在印度時,認識了幾位醫生、外科醫生,但是他們住的房子卻是非常的簡陋,真的是家徒四壁。當你走進他們所謂的診所時,也許只看到兩條木頭板凳。晚上他們就在上面鋪上一張木板,像這張那樣大、那樣厚,這樣就變成一張床,可以在上面睡覺了。

 真的,他們的診所真的是這樣,還有一個小櫥櫃,裡頭放些阿斯匹靈之類的藥品,我甚至可以自己動手抓藥呢,真的是一間自助式診所(師父及大眾笑)。而且他們也沒有賺很多錢,畢竟大多數的病患都是很貧窮。還有其他一些我認識的醫生,其中一個家庭的太太是個醫生而先生是位律師,不過他們的家庭要是和你們的比起來,也算是夠寒酸了。所以在印度,即使是有錢的人家也不會引起那些窮人太多的嫉妒,所以他們便比較容易對自己的現狀感到滿足。

 如果他們成立一個修行村的話,他們的生活必需品也都是非常少,一部分的原因也是因為那邊的天氣很熱,不需要那麼多的東西。他們只需要一些迦帕蒂吃,然後就打坐過日。喝的水也是從河裡面汲取上來,或是大家一起挖井取水,他們也自己種稻米。一些印度的修行社區的食物是自給自足,因為他們認為外面的食物被汙染得很嚴重,所以他們寧可自己種小麥、稻米和水果,這樣也很好玩。聽起來似乎很羅曼蒂克,不過像你們這些過慣了美國生活的一家之主,我不知道那樣的生活你們是否可以撐很久;也許有些人可以,不過並非全部,而且你們的家庭也會反對,親戚朋友會找麻煩,政府會刁難師父等等,一連串的連鎖反應,知道嗎?所以有關修行村的構思,我們最好還是暫時先擱置下來,讓它順其自然。

 

來到福爾摩沙 

 事實上在福爾摩沙我剛開始出來弘法時,並沒有什麼建修行村的想法,我沒有任何的村!告訴你們實話,當我剛出來時,連一間房子都沒有,我是住在一位徒弟的家裡,不過那也是後來很久以後的事了。當我剛到福爾摩沙時,是寄住在一間寺廟中,就和其他的出家人或寺廟中的工人一樣,我清洗浴室、拖地板,好讓香客來頂禮拜佛。後來我也不知道為何出名,我忘記原因了,有些人來把我挖出來。對呀,上帝祂耍了些把戲(師父笑),這樣幾次後,我就開始有了幾個學生。當我下山後就住在他們家中,不過通常我都是到處跑來跑去,有時候待在這一家,有時候待在那一家。後來太多人跟隨我,就像你們現在一樣,像那一位南非來的師姊一樣想要跟隨我,於是他們就這麼跟了。有一些人他們不必盡家庭的義務,像是一些單身漢,或是沒有丈夫、太太,或是父母點頭答應說:「可以,你想去哪裡都沒問題,因為你已經長大成人了。」有些家長很開明,有些則不是。這些有很開明父母的徒弟,他們就出家跟隨我,無論我到哪裡他們就跟著到哪裡。

 那個時候我還穿著出家的衣服,因此要跟隨我很簡單,他們只要出家成和尚或尼姑就行了,在福爾摩沙或泰國,要出家是很普通的事,他們只要報名參加,然後剃個頭就行了(師父笑)。他們黏著我,那我能怎麼辦呢?那時候我還很天真,認為每個人都和我一樣,如果他們想當個出家人,我當然同意,沒問題,有何不可呢?不過後來事情變得有點複雜了,有些人沒有經過父母同意就跑來,結果我們就有麻煩了。所以後來我們就說:「要經過父母同意後,才能來出家。」只有當事情越來越發展,碰到問題時,才會想辦法解決,不然的話,我們根本不在意,沒想到那麼多。

 然後我們就租了一間房子,那時候有太多徒弟了,那間徒弟的房子再也擠不下去,所以我們就租了一間小小的房子,然後師徒一起做手工,編編圍巾之類的物品,賺錢付房租,順便養活自己。這就是我們剛開始的情形,後來屋主把那間出租的房子賣掉,我們師徒就變成無家可歸了(師父笑),我們又「出家」了!後來我們就四處漂泊流浪,在一處河邊露營下來,那時我們買了幾頂帳篷。當時我們沒有賺很多錢,根本沒有想到錢,只是隨著情況的發展,越來越多的人跟師父出家,所以我得賺更多的錢好買帳篷,及其它的東西。我從沒有將任何徒弟的供養拿來做我私人的用途,即使是在剛出道那時,就已如此了。

 就這樣,越來越多的人來,所以我們就必須組織,做更多工作。然後我們買了帳篷,那時候是四個人睡一頂帳篷,現在我們比較富有了,一個人一頂帳篷,甚至還有一個人睡兩頂帳篷的呢!(師父及大眾笑)不過那是後來的事了。在往後的幾年,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我們,所以得買更多的帳篷。剛開始時,我們沒有那麼多的錢,而且連人家供養我們帳篷也不收,所以我們只好讓四個人擠一頂帳篷。有的人比較高,有的人比較矮,高的人睡覺時腳會伸出帳篷外面,蚊子就常常來拜訪他(師父及大眾笑)。後來,我說:「沒關係,如果我們有錢的話,就再買一些帳篷好了。」這樣那位長腿的徒弟就可以睡得方方正正的--從這個角頂到那個角(師父笑),把所有的高個子集合起來,大家排排睡!

 

鳥不生蛋的地方 

 剛開始我買給大家苗栗的那塊地,有些人知道,那塊地非常便宜,因為沒有人想要買它,套句福爾摩沙人的話:「鳥不生蛋的地方!」(大眾笑)他們的意思是說,地荒蕪到這種地步,連小鳥都不願意去那裡下蛋,表示這塊地非常的差,不能住,連水也沒有,非常乾旱,什麼都不長,土壤很貧瘠,像黏土那類,人家拿來製造磚塊。這是一種很特別的黏土,非常的黏,你沒辦法在上面種植太多東西,而且還必須花很大的工夫才能把土犁鬆種東西,也不能種太多農作物,所以沒有多少人住在那邊,更別提有人想去買地了。

 後來我們就去到那邊,從一位第二手的承租戶手中買了一些地,而我們也不是很了解。那位承租戶說他可以將那塊地的地權轉讓給我們,我們可以在上面耕種。可是最近幾年,我想是其它的公司集團想要將那塊地收回去,我不確定他們要拿那塊地來做什麼。不過沒關係,這個世界是無常的,不管我們失去什麼都無所謂。我們來到這個世界時,沒有帶任何東西來,那又有何損失呢?沒關係。我們不會那麼在意的。

 你們知道了,早先是非常便宜的,而且我只買了一小塊地,大約多少?四、五甲地才兩千塊美金,很便宜,是不是?你們可以去買買看。現在賣二十萬美金,我們也買不起了,因為價錢不一樣了,以前好便宜。所以我們就定居在那裡,那時候已經有很多出家男眾、女眾跟著師父,所以我需要一個地方給他們住,不能每次都住在河邊,而且那時也有很多其他的人,像所謂的在家眾等等,他們也來,所以我們才有了那個地方。這樣也比較方便,因為地很便宜,所以我們就買下來,人們來了,然後建設,那幾年我們愈買愈多,就變成了苗栗道場。

 但是聚集在一個地方並非總是那麼方便,大家聚在一起是很好,但是我們必須掙扎很多。因為大家要來那邊太方便了,他們的小孩發生什麼事都歸咎在我們身上,他們說:「你看,我女兒跟著你…」,即使他女兒並沒有跟我修行,只是跟她的男朋友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他們也跑來責備我們。我說:「請你到別的地方去找找看,我從未見過你的女兒」(師父笑)。有時候很不方便,因為我們一直待在同一個地方,所以任何人都可以跑來跟我們說任何事,這也是一個弊端。並非總是很好的,但是對同修好,對「世界會」很好,因為你們想來看我或我們打禪時,有一個地方是比較方便的。如果徒弟想師父時,他們會認為:「哦!師父住在那裡,那是她的家,是聖地,去拿一些石頭回來。」(師父笑)回來把它放在茶裡面一起煮(師父笑)。笨蛋!(大眾笑)

 

天堂在你們裡面 

 所以當我們有苗栗道場時,大家都很快樂,記得嗎?當你們去到那裡時,都覺得很舒服。那也是真的,因為多年來所累積的修行氣氛,所以你們會很喜歡,當你們待在那裡的時候就好像在家一樣。但是我想,即使我們沒有了苗栗或其它任何地方,那也沒有關係,因為天堂就在你們裡面,也許上帝要它這樣(大眾鼓掌)。有些人以為如果我失去了苗栗,或者如果我不能再回去那裡,我就會覺得很難過。我的確覺得傷心,不過幾分鐘而已(大眾笑)。我說:「哇!我們親手建立的美麗道場,為什麼他們要破壞?」

 我覺得很傷心,因為那是全台灣最美麗的地方,我們把它建設得那麼漂亮。你們沒有見過後山,有些外國人沒去過,因為我們把你們寵壞了。我們讓你們把帳篷搭在前山的花園裡,那裡比較方便。到後山要走兩公里,我們擔心你們來回走那麼長的路會累壞了,所以你們多數人都沒看過我們親手造的那些山洞,好漂亮!因為我們想要保護地形,所以在山裡面挖洞。那些山很難挖,後山有兩種形狀,一種比較平坦而且坡度不大,另一種則非常陡峭。不過當我們在山裡挖出洞後,從上面看下去真的好美,超越這個世界的美。真的!喜馬拉雅山的洞穴也沒有那麼漂亮。它的結構好漂亮,好美!因為我們想要保護原本的景色和環境,所以沒有破壞到山形,我們保持它原來的樣子。我們只是挖進去,然後把洞建在山裡面,很漂亮,非常漂亮的!如果你們有機會的話,可以去看一看。我可以組一個旅行團,還可以賺一點錢。對我來說那可能是一份最好的工作(師父和大眾笑),那麼我就可以付稅金給政府,他們也許就不會說什麼話了。在旅途中我就可以講一些靈性方面的事情,是啊,我們來換職業好了,那樣很好!(大眾鼓掌)

 好,只是名字換一下而已,就因為你們都叫我師父,所以才惹來一堆麻煩;當你們稱我為無上師時,又製造了更多的問題,引來「無上」的麻煩(師父和大眾笑)。如果你們只叫我導遊,那誰還會管我們呢?事實上我也是一個導遊啊。我是一個靈性的導遊,我帶領你們回到天堂,怎麼樣?那大家都自由了!(大眾鼓掌)並非有一個叫做天堂的地方,而是我們應該記得天堂就在我們裡面,我只是提醒你們,我有一個方法可以達到,因為我提醒了你們,所以你們也發現自己的天堂,事實上就是這樣。

 那是一個美麗的地方,所以當我聽說某些人為了某種理由想要破壞那個地方,因為他們有時候誤會,以為他們的女兒和我們在一起,其實沒有。任何人要住在苗栗道場都必需出示父母同意書,手寫、簽名蓋章,我們才接受,你們都知道的。我們並沒有做任何抵觸那些父母的事,但是那些做父母的還是不能了解。然而,我也明白他們的觀點。當他們的女兒逃家時,他們也很煩惱,他們會想也許跟我們有關係,因為所有的朋友都已經在那裡了,所以也許他們的女兒也加入了朋友的行列,所以當他們擔心又難過之時,當然會說一些什麼,或者想辦法表達他們的忿怒,只是他們把情緒全傾倒在我們身上罷了。

 我們一直都沒有反駁什麼,因為我們了解父母煩惱的心情,只是他們找錯了地方,就是這樣而已。而且有時候因為大眾的誤會所以造成了很多損壞,但這也是每一位靈性導師、或修行團體都會遇上的情況,有名的人物也會有這樣的困擾,即使他(她)是好的也是一樣。首先,人們會把他們捧到榮耀的頂端,然後開始把他們拉下來,這是這個世界的自然現象。我不期望能在這個世界達到百分之百的成功,即使我知道上帝可以做到任何事,但是還是順其自然吧!

 

上帝渡假去了

 上帝可以做任何事,但是祂不會去做,因為那是我們的工作。如果我們不親自動手去做的話,上帝也不會在那裡為我們做好所有的事情。我們必須要求,我們必須有那個欲望,我們必須創造自己的世界。我們必須自己去掌握事情,必須明白上帝就在我們裡面,祂就是我們擁有的強大能量,我們必須發展那個能力,記得它,並且妥善運用它。我們必須活得像一個生活在地球上的上帝一樣,然後我們就會了解到,上帝就是我們自己。上帝當然會成就任何事情,否則祂就不是上帝了!但是為何祂要什麼都做呢?事實上祂已經做了,祂已經為我們創造了整個宇宙,創造了所有的一切。現在,我們已經身處其中了,就看我們要如何運用自己的能力,如何藉著自身信心的力量、無需知識的力量、自己的理解、或自己的了悟,讓自己想要成為什麼都能達成。否則上帝一點用處也沒有。我告訴你們實話,上帝已經完成祂的工作,這個可憐的人需要休息了,祂不能再做了,祂很需要休息,去渡個假(師父和大眾笑)。事實上,如果上帝把我們沒有要求的任何事也做好了,那我們在這裡做什麼?我們又怎麼能了解自己的力量多大?所以,我們自己要成為一個上帝,或達成我們想要的任何事情,那全憑我們自己來決定,決定權就在於你自己。

 我又再一次多嘴了,天啊!像個牧師一樣。你們已經什麼都知道了,你們只是想一次又一次地再聽同樣的事情,就像你們每天都吃飯一樣。尤其是中國人,所以他們的眼睛才像米粒一樣,細細長長的(大眾笑)。然後美國人則是每天吃麵包,德國人每天吃馬鈴薯。不是每天啦,常常就是了,都是很固定的食物。你們就像是那樣,所以也許你們每天都想聽聽上帝的事,聽聽是很好,但是你們也要懂得運用才好。我的天啊!要成為上帝好難啊!是嗎?怎麼不是呢?難道你們還想成為其他的嗎?

 既然每一個人、每一本聖經、每一部佛經、每個宗教都已經指出你就是上帝的兒女,那麼你還想要成為什麼呢?為什麼要否認它?因為我們的頭腦和社會的風俗習慣讓我們認為自己是很低等的,是很軟弱的,所以我們甚至不敢相信上帝會加持我們任何事情。只要你要求,你就會擁有,只是你不敢要罷了。大多數的人都不敢夢想上帝會給你這個、給你那個,為什麼不會呢?那就是這個「老人」存在的目的呀!很多人不敢要求祂,所以祂就渡假去了,例如去過耶誕節。上帝就在你裡邊,祂就是你自己。

 

問題在於信心太薄弱 

 每一次講經都是同樣的主題,那是你們唯一要做的事情:記得你自己,記得你是有力量的,記得你可以創造任何自己想要的事情,只要你運用自己信心的力量,運用自我了悟的能力,你就可以辦得到。但是有時候因為我們太習慣缺乏與不足了,所以才不敢相信自己可以擁有這個、那個等等。那樣也很好,我們也不需要太多,不必成為百萬富翁,不必很有錢或什麼的,但是也有可能。靈性的力量可以讓任何事都有可能,你可能做到任何你想要的事,擁有任何想要的東西,只要確定你自己是真的想要,而且知道你將會得到。但是你大部分的時候會說:「好,我不認為會得到,只不過求求祂。」那就是為什麼我們得不到的原因了,因為我們早已認定祂不會給我們。那也沒有關係,如果你有足夠的食物吃,那就好了;如果你有足夠的衣服穿,那就好了;如果你沒有需要再多些什麼,也可以。但是並非不可能,我只是想告訴你們這一點罷了。

 已經有這麼多人證明給你們看,即使只是藉由心智的力量,他們也可以挪動物品,可以走在火上、水上,他們可以把刀子從一隻耳朵刺穿出另一隻耳朵,卻不會流一滴血,什麼事也沒有。即使只是運用心的力量、靈異的能力而已,就可以做到。大家都說美國是充滿機會的土地,也許他們說的是真的,因為美國人有堅決的意志力,他們相信自己可以辦得到,所以才不斷地要求,越來越好。他們不會猶豫或覺得不好意思去要求別人或甚至是上帝,以實現他們的夢想。我們應該這樣做才對,所以不要離家出走或躲藏在某個地方,或甚至要躲在師父這裡,師父就是你們自己。你們的內邊就有師父,我們之間沒有差別。也許你們的智商還比我高!誰知道?

 美國有部電影,講有關約翰塔佛塔(John Travolta) 的事。我不知道片名為何,不過影片中是在敘述一個人有移動物品的能力,也能知曉遙遠的某地正在發生的事,能預知一些事情或能隔空通曉他人的信息。很多人即使看見了還是不相信。他們不相信這只是意志集中的關係,他們想要動手術打開他的腦看看有什麼不一樣,為了科學上的研究,想要找出他的腦跟所謂平常人的有什麼不同。

 沒什麼不一樣。他們可以把所有的腦神經分割成千百萬條,也找不出有什麼不同。人與人之間是稍微有點差異,不過要是把意志力集中起來,那就沒有太大的差異了。那只是意志集中的力量而已。如果開刀這個物質的頭腦,不會有什麼差別的。所以擁有才華的人,誇耀自己有靈力的人是很危險的。記得嗎?所以我才告訴你們體驗不要告訴別人,這是很不安全的,因為他們還沒準備好聽這些,超過物質層面的事他們是不會懂的。

 許多科學家們只相信能觸摸的東西,能證明出來的事物而已,所以有時天才很難在這世界上生存。因此很多天才來來去去,沒人注意,無人識得,甚至還受社會傷害,只因為人們是那麼無知,不了解天才所知道的,所以他們不相信,就找法子傷害他(她),或有時候想辦法用物質的方式去證明,甚至於傷害那位天才或有才能的人,或是有靈性的眾生。記得美國有位很有名的靈媒,名字叫亞德傑‧凱西(Edgar Cayce),你們知道是嗎?有些人不相信他有集中意志使靈魂出竅的力量,或能附身他人身上,或用靈力尋找東西,所以他們要實驗一下,就把針刺進他的指甲裡。你們知不知道?好吧,那就看一下他的書,雖然我不懂美國的文化,我還知道這件事。刺他的手指頭,只為了要確定他沒有任何知覺。我的天!在那時他是沒有感覺,可是等他醒來的時候,他會感覺到的,可憐的傢伙!所以有時社會就是這樣的對待天才或不平凡的人,不是在耶穌的時代才這樣子,每個時代都是。人類有時會做些怪異的事,沒什麼好驚訝的,我可以告訴你們很多其它國家像這樣的例子,不過這些就夠了,這種令人沮喪的事情不必詳細加以討論。

 事實上,根據一些研究和我的淺見,我們擁有許多先進的科技,先進的醫藥,先進的方法可以立刻中止這世界的苦難,就在此刻,不再有饑餓,不再有苦難,不再有疾病,不再有不治之症。我們已經很進步了,我們已經發現很多物質,即使是最能致人於死地的病症也能對抗。然而有時候就整體而論,社會選擇不去做,為的只是要保護經濟,我想是這樣,你們比我還清楚。

 所以不是上帝不給我們一切,不是上帝不能做不可能的事。是我們自己,障礙是在我們自己,因為我們的信心有時很薄弱。我們不能相信如果上帝賜給我們治癒疾病的方法,祂就會給我們另一種方式以維持醫療工作系統,而不致於讓它崩潰。如果上帝賜予我們找到免費能源,免費電力的方法,祂就會給我們另一種辦法以維持整個工業,而不致於讓人們失業。他們會找到別的工作,他們會找到其它事做的。或是我們應該過著比較簡單,需求少一點的生活,然後我們不必為了工作,不必為了賺錢那麼掙扎,比方說這樣。許多天才都能證明給我們看這是辦得到的,這世界在一剎那就能變成天堂,即使是物質的。

 不過一定是這世界的人的信心太小了,太薄弱了,所以他們才那麼害怕去試試看。比如說,假如很容易就醫好所有的病人,那麼健康醫療制度何去何從?你們最愛談的主題。只是提到健康醫療而已,人們就在恐慌了,更別提給人真正的醫藥,真正能治療人們的奇蹟。總之,也許我講得太多了,你們不必相信。我有權利說我想要說的,而你們也有權利相信你們所要相信的。我們雙方都有權利以自己的方式做事,我說我所相信的,不過你們不必去相信我所相信的事,隨便你們相不相信,或者你們可以研究我的建議,我的評論,然後自己證實我所說的話實不實在。我是說你們有選擇權,你們可以選擇。不過至少我告訴你們一些事情,然後你們就有機會去證實正確與否。如果我沒告訴你們,也許你們根本不會知道有這種事,甚至連去證明你們智商的機會也沒有。所以自己去做些研究吧。

 

上帝早已給了我們一切 

 千萬不要在禱告中或生命裡的任何一刻責怪上帝,說上帝製造那麼多苦難,上帝沒給我們醫藥,上帝沒給我們足夠的食物,上帝沒給我們這個,沒給我們那個等等。上帝早就給我們一切!老早以前就給了!但是很多人有時他們得勢就阻止這種恩典,也許是這星球所累積的共業促成障礙,因此我們也不能責怪那個人或這個人或整個組織,我們必須檢視整個歷史,也許是我們做過太多惡行才如此。不過就算是事實又怎樣?上帝永遠會原諒我們的。如果祂不會寬恕,祂就不是上帝了。對祂而言,沒好沒壞,也沒有惡,什麼都沒有,只是小孩在學習,在犯錯,從錯誤中學習,透過不同的實驗,試著使自己重新成為真正的上帝。有些人在幾個輩子裡就成功地使自己成為上帝或記起自己就是上帝,或選擇了正道。有些人在人生的道路上跌跌撞撞的,要花比較長的時間,不過他們都是在使自己回憶起自己就是上帝的過程之中。遲早我們都會領悟到的,不過我告訴你們這些,是要讓你們曉得上帝無所不能,即使是使這個世界變成天堂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只是人類和習慣造成障礙。我們的習慣太否定了,想否定的,期待否定的,沒有勇氣希望較大的事情。對上帝的信仰又非常薄弱。所以我們總是在害怕,假如發生這樣的事,我們就會失去工作;假如有了免費的電力,我們就會失去電力公司;假如有了免費的良藥,醫生就會沒生意,或是醫療機關就沒事可做等等。這是永遠不會發生的,如果我們有其它的辦法的話,上帝會替我們找其它的路。況且,如果我們開始不用付那麼多電費,那我們就不必工作那麼辛苦了。省很多稅、很多費用。

 很多東西、新發明、研究計畫,都已經成功了,所以只要我們真的想要,任何一秒分我們都可以擁有天堂的境界,可惜我們有的時候選擇活在苦難中。這對上帝而言沒有差別,不過不要怪祂這個可憐的老頭子,要不然太不公平了。祂一直送一些天才、老師、好朋友下來提醒我們天堂的榮耀,來幫助我們、治療我們、讓我們變得更富有、更有名、更美麗、擁有更豐富的一切,達成我們心中的目標。

 不是說我們想要出名、要富有,而是我們可以這樣,也本來就應該這樣。只不過這個社會像是一個龐大的體系,有它自己的法律及不成文的規定,對不同的人形成了不同的障礙,即使是一些高等的靈魂也應該很努力才能通過這個制度。所以很困難啊,不過沒關係,我想你們已經在正確的路上了。所以你們現在很快樂,你們自己也知道。這是我們之間的小祕密,不要告訴別人,如果你真的很想講出來的話,也沒關係,講就講,只不過我會更出名,麻煩會更多。老實跟你們說,當明師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工作了,告訴你們,千萬不要申請當明師(師父笑)。要也可以啦,不過我已經警告過你們了喔。這工作不簡單。我的天啊,真的很難想像,這個工作這麼累。我不知道當總統會不會這麼累,不過當明師是真的很恐怖,真的很恐怖、很慘。什麼薪水都沒有(師父及大眾笑),就是被人家誹謗而已,有時候也沒怎麼樣就被誹謗。所以下次如果別人說他們很嫉妒我當明師等等,你就跟他們講:「哪裡,她看起來哪裡像明師,看起來就像頑皮的姑娘而已呀(師父及大眾笑),她是個有趣的女孩子。」你這樣跟他們說,他們才不會那麼嫉妒,也才不會找那麼多麻煩給我。

 

 

清海無上師  處處皆是修行村 

 

tyag:

上帝 肯定力量 宇宙 印度修行 天堂 信心

 

 

 

 

 

 

 

 

 

 

 

 

 

 

 

 

 

 

 

 

 

 

 

 

 

 

 

 

 

 

 

 

 

 

 

 

 

 

 

 

 

 

 

 

 

 

 

 

 

 

 

 

 

 

 

 

 

 

 

 

 

 

 

 

 

 

 

 

 

 

 

 

 

 

 

 

 

 

 

 

 

 

 

 

 

 

 

 

 

 

 

 

 

 

 

文章標籤

喜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無上師電視台   重新開播 !!!

全世界第一個百分之百播放正面肯定訊息的電視頻道──

無上師電視台於2017年10月3日重新開播。

無上師電視台曾被歐美的觀眾讚譽為「從天堂播放的電視頻道」,

將繼續透過優質的電視節目,為世界提倡愛、和平於文化和諧的重要價值。

請點此進入-->http://suprememastertv.com

























































文章標籤

喜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清海無上師

 

 

高等三摩地──找到明師的重要

 謝謝你們的愛心,我的朋友,很高興再一次來到這裡。我知道你們很忙,白天工作很辛苦,傍晚又匆匆忙忙的趕到這裡,我真的為你們的誠心而感動。今天我想講一個好故事,來與大家分享。這是講關於要服從一位明師是多麼困難的事,要成為一位明師不簡單,但是要找到一位明師更不容易 ;更困難的是,能夠相信,服從這位明師。故事是這樣的,有一位師父,非常的完美。但這位師父並非跟我們想像中理想的師父一樣;所以,有時他會罵他的徒弟,或打一兩個徒弟,像密勒日巴 (西藏瑜伽修行者)的師父一樣。假如你們不知道密勒日巴的故事,待會兒我再告訴你們。這位師父做了所有我們認為一位明師不該做的事情,像我們認為師父應該不會生氣才對,結果他卻生氣了,剛好跟我們想像的相反。這位師父正如同所謂的 「瘋子」一樣。事實上,我們必須當一個「瘋子」才能當明師。假如你像一般正常人一樣,你無法成為一位明師。因為在這個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是相反的、顛倒的 ;好的事情,我們認為它不好,不好的事情,我們把它當成好事。這也只有在你們完全開悟以後,才能看清楚這個世界所有可笑的地方;然後你可以發瘋,當個完美的「瘋子」,一個最快樂的「瘋子」,完全正常的「瘋子」。

 這位怪師父,有一天告訴他的一個徒弟:「去拿兩個馬鈴薯,然後把它們吃下去。」他一再跟他的徒弟強調:必須把兩個馬鈴薯全部一起吃下去;然後又再吩咐徒弟: 「你一定要吃下那兩個馬鈴薯。」他的徒弟走到河邊,坐下來開始吃。吃下兩個馬鈴薯,很簡單嘛!你們會認為:這個考驗不怎麼難!任何人都可以吃下馬鈴薯啊!所以他邊吃邊想著:師父,你怎麼了,你到底在做什麼?但是,因為他跟隨他的師父很久了,知道任何師父講的話,都有他的道理在,他必須聽從師父;所以他坐在那裡,吃下了一個馬鈴薯。當他開始準備吃第二個馬鈴薯時,來了一個乞丐,餓得幾乎快死掉了。乞丐說: 「請給我那個馬鈴薯吧!因為你已經吃了一個,而我卻好幾天沒吃東西,假如你不給我馬鈴薯的話,我將會死去。」

 事情變成這樣,你應該怎麼辦呢?你是聽從你的師父,還是聽從你的慈悲心?因為師父一直強調,你必須把兩個馬鈴薯一起吃下去。而規矩是這樣的,即使任何微小的事情,你都不能違背師父;但我們應該有慈悲心啊!每個人都知道,應該幫助窮困饑餓的人,不把食物布施給饑餓的人,是很殘忍的事情。所以他坐在那裡拿不定主意: 「應該聽從師父的,還是慈悲心呢?」

 那個乞丐哭著,倒在地上,幾乎死去,所以,那個徒弟很快的就將剩下來的馬鈴薯給他,然後回家去,同時那個乞丐也不見了。他回家後,告訴他的師父所發生的事情,他的師父聽了以後,就對徒弟大罵、大叫。他悲傷的叫嘯,是因為替他的徒弟感到難過,而不是因為他的學生違背他。因為那第二個馬鈴薯,含有大開悟的加持力,能達到最高、最究竟的開悟的等級 ;而第一個馬鈴薯,則含有世俗的財富、成功與名利的加持力。他對那位徒弟說:「你實在真笨啊!」然後嘆了一口氣說:「這也許是你的定命吧!你不能得到它,多可惜啊!」

 以後那個徒弟,在社會上一直很成功,有許多錢而且很出名,但他沒有成為一位明師,也就是說,他沒有達到最終目標,宇宙中最崇高的地位。這也是我們大部分人都有的問題,我們認為自己可以處理任何的事情,也知道任何 的事情,我們認為自己沒有我執,服從一位明師是很簡單的事。不,不,不,一點也不簡單,即使只是吃兩個馬鈴薯而已,都會有問題,更何況夢想自己能擔負其他更困難的考驗?因為我們有太多先入為主的觀念、太多的成見、社會的習俗和國家的教育,幾千年來 已經深入人心,我們已經被這些概念洗腦,想要在短期內將這些觀念、成見洗乾淨,不是這麼簡單的事。

 我們總是認為自己知道所有的是與非。現在,這些成見對於開悟有何影響呢?它們會阻礙我們修行的路。每當師父要我們做一件事時,我們就做其他的事,因為我們心裡認為:不,不,我知道,我媽媽這樣告訴我的,學校的老師、教堂的牧師那樣告訴我;所以,我們做的事常常和師父要求的正好相反,而師父也必須一天到晚,和我們的成見打仗。在世界上,多數的人都是盲目、耳聾、啞巴,只有明師能夠看清楚,其餘的人看法只是很模糊的,或只能看一半,或什麼也看不到。我們認為自己看到了,但是其實並沒有看到;我們以為自己明白了,但是並不明白。

 世間的幻想實在不可思議!魔和幻想的傑作令我們盲目地相信不該相信的事,而我們卻非常忠誠、愉快的聽從它,跟它墮落下去;直到某位覺醒、開悟的人,來到我們面前,把我們從幻想中搖醒為止,雖然如此,我們並不能很快的醒過來;就像清晨時,即使鬧鐘響了,你會很快的把鬧鐘關掉,然後繼續賴在床上睡覺。所以,你看為什麼我們有這麼多的宗教,我們有這麼多所謂的解脫法門,但我們看到了什麼?我們世界人口,一天比一天多。這表示沒有人解脫,或是非常少的人解脫,不然,為什麼我們世界的人口,沒有漸漸減少呢?假如人們都解脫了,回到天國的家,成了天使,成了上帝的助手、上帝的兒女,永遠住在天國的樂園裡,那麼,世界的人口應該會減少才對。

 所以,得到解脫不這麼簡單,除非你找到一位完全開悟的明師;他知道回到天國的路,他和耶穌一樣偉大,他和佛陀一樣偉大;像過去最偉大的明師,譬如老子、莊子,還有Krishna、蘇格拉底等等。不然我們也做了一些事,但卻不能得到解脫,雖然我們只是走在不同的路上,我們走的很好,但卻是走不對的路。有時,我們以為自己正在往前走,但最後卻走回原來起步的地方;因此,靠自己摸索找到對的路,並不容易。除非靠上帝的恩典,我們才可以找到一位完全開悟的明師。當耶穌在世的時候,他說:「我就是路,我是世界的光。」但他強調:「只要我在世的話」;佛陀也說:「假如你不相信佛陀,你是外道之人,不能得到解脫。」當他們在世的時候,他們都這樣說,他們所說的話都是真實的,對任何在世明師而言,這是事實。

 我現在告訴你們,如何成為一位明師?因為找明師很困難,所以,我們最好是自己成為明師比較安全。當我們見到一位明師時,我們應該要求自己成為明師,而不要求別的東西。佛陀在世時,他說 :「我來到娑婆世界,是為了讓大家知道明師的智慧。」也就是教大家如何成為一位明師。耶穌也說:「任何相信我的人,將不會在黑暗中迷失。」他又說:「我今天顯現的任何奇蹟,將來你們也能做。」佛陀說 :「我已經成佛了,你們當來也能成佛。」

 「佛」即是開悟的明師,出自於梵文Buddha──開悟、覺悟之人的意思,得到了「菩提」的人,就是佛,就是開悟的明師。為什麼叫「開悟」呢?因為開悟的時候,你會有光,你的內在、外在都有光,整個宇宙中,都有你的光;你的光甚至強烈到遍照四方,其他人可以看到你的四周有光。因此,你可以看到耶穌、佛陀或是偉大的聖者們的四周都有光圈,這就是所謂的「開悟」。所以如果你想要當明師的話,首先你必須要有光,你必須開悟,這是先決條件;然後你必須知道兩種「三摩地」。「三摩地」意思是說入定,得到內在甚深的喜樂、法喜充滿。當你入三摩地時,真正的三摩地會給你智慧與極樂 ;當你入三摩地時,你將這個智慧與極樂給世界,給任何需要你、或接近你的人。

 有些師父入三摩地的深定,而沒有出來教化世界;有些明師手下的高徒,當他們接近師父或打坐時,也能入三摩地。當你入此很深、很高等的三摩地時,你甚至不知道有身體的存在,然後你也不知道,如何在這個世界上工作?就像在你煮飯煮到一半時,可能突然入定了,連鍋子燒焦,你都不知道;可能有人打你,但你不覺得痛;可能有人責罵你,你卻抱抱他們,給他們一個Kiss(吻)。因為你忘了世俗的分別心,好、壞、美、醜,對你沒有什麼差別。你甚至可以好幾天、好幾個月不吃東西;你沒有什麼慾望,也不覺得有任何需要。你甚至不覺得需要去幫助別人,你感到每個人都跟你一樣快樂、滿足;因為你自己法喜充滿,所以,覺得整個世界也都在極樂之中。

 有不少師父的徒弟們,有這種入定的體驗,但這對我而言並不好,因為很難跟他們一起工作。當他們像那樣入定時,師父叫他們的話,他們會回答:「是......師父 --」,然後叫他們去做一些事情,他們會回答:「是......」。然後他們仍然坐在那兒,一動也不想動。那時候你該怎麼辦?那時師父會把他們「罵」出三摩地,或是「打」他們出定,要不然會執著在那兒,而忘掉了家人,忘了妻兒的饑餓,忘了任何需要他們幫助的苦難的人。事實上,雖然我們是在快樂的境界裡,但是還有人仍在受苦。所以,這種三摩地看起來很好,但卻比不上另外一種三摩地的情況。

 還有另外一種三摩地,其實三摩地有許多種,但師父只提出兩種典型的情況,當你們成為明師,或接近明師的等級時,你們需要知道這些。師父所說的是真正有力量,而且與上帝同一體的明師,並非今日多數所謂的「名師」。這些明師跟基督、佛陀一樣,佛陀出來弘法之前,在菩提樹下打坐,即體驗到第一種的三摩地,他打坐四十九天寸步不移;耶穌出來傳教時,他也有這種三摩地,他在沙漠裡打坐四十天,絲毫不動,並且不吃、不喝;穆罕默德出來教化世界之前,他在山洞中打坐,也體驗到這種三摩地。但他們仍然必須離開這種三摩地,因為他們開始在享受這種境界,於是上帝就派一些人下來告訴他們 :「不行,不行你,必須醒過來,去拯救世界。」從此以後,他們每天也有打坐,但他們有另一種的三摩地,是較平常的三摩地。

 你二十四小時在三摩地中,但也二十四小時不在三摩地中;你是在極樂中,但同時也在這個世界裡,否則你無法幫助這個世界,這是較高等的三摩地。要得到這種境界很難,甚至要得到第一種三摩地,都 已經不簡單了,更何況要得到第二種,是多麼的困難啊!得到第一種三摩地時,你是在極樂中,但卻無法工作;你不能教導別人的事,只管享受自己的快樂的境界。即使你想教人,卻覺得自己無法工作,你不能應付世俗的工作與理想。但要成為明師,要救渡眾生,幫助他們得到解脫,你需要三摩地的境界配合頭腦的運作。

 三摩地給你內在的力量,所以你可以加持任何你所祝福的人,和需要你的人;沒有三摩地,你不能加持任何人,你不能救他們或幫助他們,「你不能無所不在」,也就是說,你不能同時在很多地方出現。但如果沒有正常頭腦運作,你不能和一般受苦的眾生溝通,無法了解他們。所以在同一個時間內,這兩種力量你都需要,但這很難做到。因此,自古以來世界上的明師並不多,原因在於這個困難之處。處在塵世間,但又同時不在世間,處在三摩地,但又同時不在三摩地中,這一點更令我們難以找到明師。因為,他們不是屬於第一類型的師父,讓我們馬上辨認出他們處在三摩地中;他們不是一直坐在那兒,處於喜樂之中,然後人們圍繞在他們四周,放花在他們的周圍,崇拜他們,然後他們再張開眼睛說:「哦! 祝福你們。」

 這些明師是聖者,是神聖的靈魂,他們值得我們的崇拜,要成為這樣的聖人是不容易的。因為當我們打坐時,我們無法入三摩地,我們忘不掉這個世界,甚至當我們跑到山林時,我們心裡還是在想著世界;所以當我們坐在山林時,我們的心還很亂,心中滿滿的思緒、掙扎與困擾,因此當我們看到某些人,一直處在三摩地的深定裡,總是容光煥發、笑臉盈盈,並且祝福我們。我們會認為這些人, 已經超凡入聖了,能夠體驗到如此深的三摩地,即使一分鐘或五分鐘而已,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因此這些已經達到這種三摩地,如如不動的人,可以說是偉大的聖者。他們擁有控制自己心智的大力量,而更困難的 是,他們能在同一時間內,處在三摩地,同時處在這個世界中 ;他們擁有這種內在的寧靜,但同時能處理外在的工作,能教導任何種類的人,為了將人們從幻想中拯救出來。

 這是一位完全開悟明師的情形,如同耶穌、佛陀等明師一般。因此要成為一位明師不簡單,而要判斷一位明師也不容易,因為如果一位明師在世,他必須處理各式各樣的眾生、和眾生的習性,以及各種心理障礙,才能對症下藥。他看起來就像一個普通人,如果弟子需要挨罵時,師父就會責罵他們;如果弟子需要愛心時,師父就會給他們愛心。責罵也是愛,抱抱也是愛,弟子都能從這兩種方式接受到師父的愛力,只是用不同的盒子包裝起 來而已。因為我們還沒有大開悟,所以看不出這一類型的明師,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我們看不到師父打坐幾個小時,入三摩地深定的模樣。我們看到的師父,並不如我們所想像的一般,總是滿臉笑嘻嘻的,並且說一些好聽的甜話;我們看到師父只像普通人一樣,經由一些平常的行為舉止,我們認為他還是個很平凡的人。但是一位真正明師的行動,絕對不可能像一般的凡夫,絕對不是普通的!

 別忘了兩個馬鈴薯的故事!如果我們不大開悟,或是我們第一次看見師父,跟隨師父的時間還很短,而師父給你兩個馬鈴薯,叫你把兩個都吃下去,並且連續吩咐了三、四次,你會怎麼想?你會覺得很奇怪!在我家裡,有一大堆的馬鈴薯,來師父這邊,是為了得到更大的加持力,和靈性上的幫助,而他卻給我兩個馬鈴薯?你的心裡可能會想: 「哼!馬鈴薯!」我根本不喜歡吃馬鈴薯,他怎麼可能是一位明師呢?連我不喜歡吃馬鈴薯都不知道,他甚至不能知道我的心思,這是多麼可笑的事啊!「兩個馬鈴薯?」他告訴我三、四次,一定要兩個一起吃下去,難道我不知道怎麼吃馬鈴薯?我們就會像這樣辯來辯去,但不知道兩個馬鈴薯的意義是什麼?

 當師父給我們一些有加持力和愛力的東西時,在那個加持物中,什麼都有,它不再是普通的馬鈴薯,它是大福報和無限的精神力量,在福爾摩沙,師父的徒弟,一直都搶著要師父給他們的東西。哦 !不是只有福爾摩沙,師父的意思是說,任何了解這些事情的徒弟,能夠接到我給他們的任何東西,都非常高興。所以,有時我們一起外出時,他們會期望我給他們一些東西,也許是一顆花生,或是一顆糖果,有什麼東西,我們就一起分享,然後他們都很高興。但有時我們在外面,別人看到這麼多人聚在一起分東西,他們也過來要一些東西;雖然這些是沒有印心的人,假如他們要求的話,師父當然會給他們。對我而言,有印心和沒有印心,並沒有什麼不同,他們都是上帝的兒女。但是看他們的表情,往往都有相同的反應,真的很好玩!他們可能拿到一顆糖果,或是一顆花生,然後滿臉疑惑的看著它──「噫!一顆花生?」「哼!我家裡多的是! 」結果就像那樣。

 因此師父不願在公眾場合中給東西。有時候,弟子在公眾場合中要求加持,我也會拒絕,為了避免其他人心理產生不屑的念頭,或是產生批評的念頭。這對他們不好,對師父沒什麼,但是對他們的未來會有障礙,我們叫它為 「業障」,或是梵文的「KARMA 」。「業障」就是你做了一些壞事或好事,之後,它所帶給你的障礙。既然要成為一位明師這麼難,那我們應該怎麼辦呢?師父的海報、廣告、傳單上面只寫著: 「即刻開悟,一世解脫」,我們並沒有寫「一世成明師」。毫無疑問的,我們想要成為明師也是可以,只是不那麼簡單;但至少我們可以得到解脫與開悟,我們能夠達到接近明師的等級,達到聖人的境界,達到菩薩的境界,這樣也好啊 !不是嗎?否則我們就沒有希望了。

 在印度,人們時常提到,假如一位明師非常幸運的話,他或她的整個輩子裡,將會有一個繼承人。如果你讀過一個美國的故事,有一位來自印度的明師,他的名字叫尤迦南達;當他在世的時候,在美國非常的出名,直到現在仍然非常出名,但他沒有繼承人,意思是說,沒有人達到跟他一樣高的等級。所以要得到解脫與開悟並不難,困難的是自己 能夠成佛,成為一位明師,或成為耶穌基督。但是我們都有這個希望,師父只是告訴你們這很困難,並非表示不可能。困難與否,完全決定在我們的手中,只要我們相信一位明師,並且完全遵從這位完美的明師的指示,我們當來也會成為明師。但最困難的地方,就是去服從一位明師,因為我們有這個我執。

 我執就是指:「我」可以做這些事情,「我」了解那些東西;這個「我執」,是開展智慧與成為明師最可怕的敵人。要斬斷我執很不簡單,要控制別人很簡單,但要控制自己卻不容易,所以古人說 :「可以征服自己心智的人,是最偉大的勝利者。」我們藉著打坐與修觀音法門,可以做到這一點。師父將會教你們怎麼做,然後漸漸的,觀音法門內在的振動力,或是上帝最大的力量,將會清除我們的障礙,清除我們先入為主的觀念,讓我們自在、解脫;然後我們才能變成無我,不再渴望名利、財富與權勢。世間的苦樂仍然存在,但卻影響不了我們;我們什麼都有,但我們什麼也都沒有。我們就像一個空的器皿,裡面裝滿了上帝的智慧與愛力,只有在我們空無一物的時候,上帝才能為我們注滿智慧與愛力;假如我們還有「我」,還有某些東西存在,還無法做到完全的空無一物,我們就無法完全接受到上帝賜予我們的力量,聽懂嗎?

 這就是如何成為一位明師的條件。我們必須先變成「無我」,變成一文不值的「無名小卒」,如同耶穌說的:「除非變得像小孩一樣的純真,否則你不能回天國。」 ;老子也說相同的:「我們應該返老還童」,他們都講相同的事情。

 

清海無上師

tag:打坐,西藏瑜伽修行者,觀音法門,開悟,修行,耶穌,教堂,解脫,菩提,極樂世界,入定

 

 

 

 

 

 

 

 

 

 

 

 

 

 

 

 

 

 

 

 

 

 

 

 

 

 

 

 

 

 

 

 

 

 

 

 

 

 

 

 

 

 

 

 

 

 

 

 

 

 

 

 

 

 

 

 

 

 

 

 

 

 

 

 

 

 

 

 

 

 

 

 

 

 

 

 

 

 

 

 

 

 

 

 

 

 

 

 

 

 

 

 

 

 

 

 

 

 

 

 

 

 

 

 

 

 

 

 

 

 

 

 

 

 

 

 

 

 

 

 

 

 

 

 

 

 

 

 

 

 

 

 

 

 

 

 

 

 

 

 

 

 

 

 

 

 

 

 

 

 

 

 

 

 

 

文章標籤

喜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